欢迎进入吴强律师团队网!
24时法律咨询热线13672244329
名誉权\隐私权类

郭敬明诉李枫诽谤罪凉凉了,那马苏、崔永元诉黄毅清岂不是…

发布时间:2019/12/28 18:38:43 浏览次数:334

郭敬明诉李枫诽谤罪凉凉了,那马苏、崔永元诉黄毅清岂不是

 

一、案件回顾

2017年8月21日晚8点整,长篇小说《召唤喀纳斯水怪》《燃烧的男孩》《圣地》作者李枫(男)在微博发表长文,表示自己在新书签售会期间被郭敬明性骚扰和性侵犯,称郭敬明的世界是一个淫乱的世界,他经常性骚扰、性侵犯签约到他公司的男作者、公司的男性职员,并号召所有的直男和gay——一切男性也都不要靠近郭敬明。

 


该微博的点击量迅速超过千万, 2017年8月21日晚10点09分,郭敬明立马做出了回应:

 

2017年9月1日,郭敬明正式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成刑事自诉,指控李枫构成诽谤罪;


2018年5月14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做出了刑事裁定,驳回了自诉人郭敬明对李枫的起诉,但裁定中没有说明具体原因,只是说缺乏证据,郭敬明不服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2018年8月30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做出终审裁定,裁定驳回郭敬明的上诉,维持原裁定。裁定链接:

http://www.bjcourt.gov.cn/cpws/paperView.htm?id=100805555960&n=2

 

二、诽谤罪or名誉权侵权?

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裁定内容可知:1.该案并没有开庭审理;2.两审法院皆认为郭敬明所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李枫构成诽谤罪;3,法院无需就“证据不足”中的不足具体所指做出具体的解释;


其中法院关于证据不足和开庭审理问题,法院是这样论证的:原审自诉人为证明其关于原审被告李枫构成诽谤罪的指控,向一审法院提交了《公证书》等证据,经审查上述证据能够证明的事实为,原审被告人李枫在其微博上发表了文章,且浏览次数达到5000次以上,被转发次数达到500次以上。此外,一审法院向原审被告李枫送达自诉状时, 李枫表示其微博文章内容并非捏造。由此可见,本案关于诽谤罪指控的核心内容,即涉案文章内容是否系被告人故意捏造并发布,并无足够证据支持。如果基于本案此种证据情况对被告人进行开庭审判,庭审极有可能成为要求被告人自证无罪的过程,这显然与“谁主张谁举证”以及“无罪推定”的基本刑事诉讼原则是相违背的。故根据本案证据审查情况,在原审自诉人一方经告知未提出补充证据的情况下,一审法院以“缺乏罪证”为由裁定驳回起诉是符合法律规定的。


由此可见,本案的核心焦点有2个,一个是举证责任问题,一个是证据证明力问题。


《刑事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公诉案件中被告人有罪的举证责任由人民检察院承担,自诉案件中被告人有罪的举证责任由自诉人承担。再回到郭敬明案,郭敬明需就其所诉诽谤事实进行举证,而其提供的证据为李枫在其微博上发表的文章的公证书。很明显,仅凭该证据仅能证明李枫通过微博在网络上发布了相关言论,但并不能证明相关言论系李枫故意虚构、捏造,而涉案言论是否系行为人故意虚构、捏造,是《刑法》关于诽谤罪的必备构成要件。


但是,假如郭敬明真的不存在李枫的所说的行为,而不可否认的是郭敬明的权益确实收到了侵害,那郭敬明不是哑巴吃黄连?在那种私密的场所发生的行为一般只有当事人才清楚,按现行法律规定的举证责任和证明标准要起诉李枫构成诽谤确实很难,但笔者认为,郭敬明还有另外一条路或者说一开始就应该走这条路----名誉权侵权,


三、名誉权侵权的举证责任

我国法律并未就名誉权纠纷的举证责任进行专门的立法规定,因此对于该类纠纷应适用我国《民事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的一般举证责任原则,即谁主张谁举证,不能举证的应当承担不利后果。但在微博等自媒体领域,关于名人被名誉权侵权,司法实践目前偏向的还是有被诉侵权人举证涉案微博言论的真实性,而原告只需举证因被诉侵权人的言论导致其社会评价降低。


比如,黄晓明诉袁环名誉权侵权一案中,【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2016)京0108民初12019号民事判决书】,就袁环抗辩其涉嫌侵犯黄晓明名誉权的微博内容系转载的理由,法院认为:微博系自媒体,在作为转载媒体转载其他媒体发表的言论时,应该预见所转载的事实陈述可能存在失实之处或发现有侮辱他人人格之处足以给他人造成损害,因此,即使是转载媒体,也不能免除对转载事实陈述言论的真实性及转载言论禁止侮辱他人人格的合法性的审查义务。如因转载其他媒体言论产生诉讼,应由转载媒体对转载言论的真实性承担举证责任。


可以看出,就算的转载他人内容也有对该内容真实性的审查义务,何况由自己起草的微博内容。其实从裁判文书网针对诽谤与名誉权侵权的搜索结果就知,法院对认定诽谤罪的证据要求极其严格,除非自诉人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涉案言论系捏造,认定构成诽谤罪的案例少之又少,相反,在裁判文书网上,法院认定构成名誉权的案例可谓不胜枚举。


四、要是能从来

最近马苏、崔永元诉黄毅清诽谤罪的刑事自诉案也是闹的沸沸扬扬,马苏的不太了解,拿崔老师的案子来讲,如果崔老师诉的主要是黄毅清关于崔老师和她人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并有私生子的言论,按照北京第一中院认定的刑事案件的举证责任,如果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黄毅清构成诽谤(郭敬明案可以看出仅对微博公证是没用的),这个案子可能连正式开庭审判都不会就被被法院裁定驳回。可是崔老师如何证明自己没有婚外情和私生子呢?叫黄毅清传言的王迪作为证人还是去美国做调查?就算王迪出庭了其证言的真实性如何认定?调查王迪孩子是否涉嫌侵犯其个人隐私,崔老师要举证可以说是难!难!难!当然,崔老师如果起诉的还有其他内容另当别论。


要是能从来,如果一开始诉的是名誉权侵权,如果认定名誉权侵权成立,那崔老师也能极大减少被裁定驳回起诉的可能,到时会略显尴尬,当然现在提名誉权诉讼也还不晚,只是依照先刑后民的原则会中止审理。那郭敬明也不至于现在那么难堪,刑事裁定一出舆论基本已经坐实的李枫的言论,现在就算再去打名誉权侵权对于舆论来讲也已经于事无补。


五、一点思考

在名誉权侵权这类案件中,一般情况下双方均无法提供充足的证据证明言论的真伪,因此举证责任的分配实际上就成为了一种立法导向,即偏重于保护言论自由还是保护名誉受损的当事人。


笔者认为,公众人物与公共利益密切相关,公众人物的公共性使得他们应忍受非恶意的质疑,应允许社会公众对公众人物提出合理的质疑、指责甚至刺耳的批评。

不能简单地认为仅是质疑和批评本身就构成侵犯公众人物的名誉权或者构成诽谤。在刑事自诉诽谤罪与名誉权侵权的举证责任上,也不能机械的适用“谁主张。谁举证”的将证明涉案言论真实性的举证责任归于其中一方。


在微博上,当公民的言论自由与他人名誉权发生冲突时,考虑到微博具有影响受众不特定性、广泛性的“自媒体”特性,对微博上人们的言论是否构成对他人名誉权或者构成诽谤罪,应进行法益衡量,综合考量发言人的身份、言论指向的对象、具体的议题和内容、上下文语境、言论所引发的后果等加以判断,特别需要考虑微博言论内容是否涉及公众人物和公众利益等侵权抗辩事由,并划清事实陈述与意见表达的区别,妥善判断和分配举证责任。

13672244329